http://www.cheapest-wow-gold.com

涉房产纠纷 链家老总被限高消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涉房产纠纷 链家老总被限高消费

  作为居间服务方 链家地产与卖家一同被判败诉 并需继续履行合同

  3月8日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因为一起房产交易纠纷,作为二手房居间服务机构的链家被卷入其中,链家实控人左晖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费名单。

  虽然链家对此回应称,“此事与一起北京东城区的房产交易有关,和左晖并没有实质关系”,但左晖被限制高消费俨然已经成为了事实,就连其都在朋友圈中自我调侃“被限制不能给老婆买好看的花”。

  当然,限制的不仅仅是“买花”,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左晖无法进入任何一家高档餐厅,无法去旅游、度假,甚至不能乘坐高铁等。实际上,在上述链家提到的房产交易中,还有涉案的一家企业董事长何某也同时被限制了高消费。

  爆料

  链家实控人左晖被限制消费

  在这条由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限制消费令》中,东城法院称,2019年1月7日,郭红申请执行链家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一案,根据有关规定,东城法院接受立案申请并立案。后因链家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东城法院依法对链家以及链家实际控制人左晖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限制消费令》明确,左晖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除此之外,《限制消费令》还指出,如经查证违反限制消费令,法院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对其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回应

  被诉案件与左晖无实质关系

  对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左晖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链家方面随即迅速做出了回应。

  链家称,经内部核查,此事情与一起北京东城区的房产交易有关。买卖双方因合同纠纷暂停交易,在买方(原告)起诉后,法院判定买卖双方继续执行,卖方(被告)在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未执行法院决议,因此原告向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链家是此单交易的居间服务方,一直在积极配合买卖双方的交易推进,因判决判项列明链家需要协助办理过户,因此链家也在本案中被列为被执行人。

  链家表示,“此案和左晖先生没有实质关系,我们正向法院积极沟通。”

  获悉自己被列入限制消费令后,3月8日左晖也在朋友圈作出解释:“A买B房子,B反悔,A告了B,法院支持A,B不执行,A申请强制执行,然后我被限制不能给老婆买好看的花,祝大家三八女人节快乐。”

  背后

  涉1920万元房产纠纷案未履约

  北青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左晖的这份限制消费令源于一套价值1920万元的房产交易纠纷。

  在该案中,链家地产作为居间服务方,和卖方公司一同被判败诉,要求限期履行涉案房产的交易合同。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由于未履行判决,败诉的两家企业董事长均收到了东城区法院发出的限制消费令。

  判决书显示,2016年3月11日,董某以西安真爱服务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爱公司)委托代理人身份,与原告郭红签订了《买卖定金协议书》,双方约定郭红以1920万元的总价购买对方公司名下房产。

  因董某当天无法提供委托授权书,故郭红将一笔50万元的定金,先行支付给了此次交易的居间方链家。

  2016年3月18日,在董某带来真爱公司公章等相关证明材料后,双方正式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同时与链家签订补充协议,真爱公司承诺于2016年5月31日取得该房屋所有权证,并在取得后5日内通知郭红、链家,以办理产权转移手续。

  随后,郭红、董某还与链家签订了《居间服务合同》,约定真爱公司、郭红委托链家公司作为交易居间人。

  此后,真爱公司未在约定日期内取得房屋所有权证,买卖合同因此而一直无法履行。2017年6月,郭红将真爱公司与链家告上法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